区委书记6辆车区分不同场合使用且由公款维修加油

区委书记6辆车区分不同场合使用,且由公款维修加油 丨警钟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冯国刚 通讯员 单虹飞 报道 34岁提拔为副处级,36岁提拔为正处级,40岁任县(区)党政正职,44岁落马。孔令宝用10年走出了自己从得志到沉沦的变奏曲。

孔令宝平时喜好打乒乓球、台球,虽然球技不高,但是打球场所必须要高档次。

“我看疫情没啥事,不要整得全区人心惶惶的。”孔令宝听后说,“我看天塌不下来。我老婆孩子都在哈尔滨等我回家过年,有什么事年后再说。”

节点财经创始人崔大宝曾在年终观察报告《崔十条》中指出,走到2021年,随着资本蜂拥而上,国内教育行业的厮杀将变得更加胶着,这个赛道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30万美元刷新了当时孔令宝的单笔受贿金额纪录。他也曾担心和害怕过:“每次看到他们落马的消息,我的心就揪得慌,因为我知道我早晚也会有那么一天。”然而,在不安中度过了几个不眠之夜后,侥幸心理助长了贪欲,“只要注意些,应该不会有事的。”

2020年11月,新东方又成立了国际教育培训事业部,原新东方国外考试推广管理中心职能并入到新成立的事业部中,除8所试点学校外,全国国外考试业务也逐步实现独立运营。

2月22日,进行安全评估后,我们身裹防护服、口鼻扣上两层口罩,眼罩护目镜,仿若登月的宇航员,笨拙地登上了车,前往宏图大道加油站。

在风起云涌的教育赛道,相比被动改变,新东方更多是主动谋变,这一风格让公司在多个历史发展阶段经受住了挑战。

OMO模式助推着新东方的扩张。新东方首席执行官周成刚表示,OMO战略连同本地化和差异化的教学内容,能有效地以较低成本提高报名人数和收入,“未来在继续推行线下扩张计划的同时,新东方将重点投入具备高增长力的OMO战略,把服务范围扩展至更多城市和学生”。

任恒山区委副书记、区长后,孔令宝觉得终于大权在握,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疫情暴发后,2020年1月22日,分管卫生工作的副区长向孔令宝紧急汇报恒山区疫情防控工作存在的问题,并请示孔令宝迅速调配人力、物资,采取有力措施做好充足准备。

虎林市某房地产公司中标恒山区“煤矿棚户区改造工程”,拨付的工程款到达区财政账户后,孔令宝拿这笔钱做起了文章。

前几天,一名医护人员走进便利店问:“你们这有剃须刀吗?”当班的马婷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们没货了。”他说自己是中南医院的医护人员,就住在附近的酒店,因为集合得匆忙,忘了带剃须刀。马婷二话没说,立即给在大型商超的朋友打电话,让她帮忙购买。当时武汉市场已经断货,商场也不对个人营业。朋友费了半天劲弄到了一只。

为应对疫情影响,新东方2020年1月开始停止全国学习中心的运营,同时快速布局线上教学系统“云教室”,将线下课程转移到线上小班直播课程上。能在短期内完成线下到线上的转型,主要源于新东方此前在线下的积累,这反映了公司很强的抗风险能力。

如今,在疫情、市场、新业态、内部革新等诸多因素交织下,国内教培行业正被带向新的拐点,新东方也已行至关键节点。在一个高达万亿人民币规模的市场前景下,淘汰赛仍在继续。作为其中的关键选手,新东方依然保持着创新求变但同时稳健扩张的姿态,为用户提供高质量的服务。这是其在竞赛上半场保持优势的关键,也将成为公司在下半场胜出的砝码。

他对高档酒也情有独钟。办案人员在他的车库里发现了满满一面墙的高档名酒,整箱的各类酒共计518瓶。2019年8月,在全省开展煤矿关闭整合工作期间,孔令宝把某煤矿老板王某叫到办公室聊天,指责对方送的茅台酒是假酒,“请重要客人吃饭时才发现,当时整得我很尴尬。”王某马上心领神会,给孔令宝送来2箱茅台酒。

在疫情持续下,本季度新东方的K12中小学全科教育业务同比增长约26%,依然是公司收入增长的主要功臣。其中,中学业务同比增长27%,小学业务同比增长约24%。这一定程度抵消了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海外考试准备业务下降的影响。

能记住吗?我想问马婷。这时候,一辆车开进了加油站,打断了我心底的询问。我和马婷侧身让了一下,戴着口罩的司机在窗口冲马婷打了个招呼。“这是负责附近环卫工作的,他们在路上消毒,有时候也会到站里顺便帮我们消消毒。”马婷说。

面对在线教育的兴起,新东方早就有所布局。此前新东方的线上业务主要分为两大部分:以大班直播课为主的新东方在线和以在线小班课为主的东方优播,后者面向下沉市场。

除了努力推进OMO战略,新东方同时保持着自身稳健的扩张节奏。随着一二线城市线下业务逐渐饱和,下沉市场的教育培训业务被其视为新蓝海。

从31岁当上副科长后,孔令宝把“挣多多的钱,吃喝用不愁,住豪宅开好车”作为人生信条。据他的同事介绍,这位年少轻狂的区委书记日常生活很讲究档次。

目前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0933人,当日解除隔离医学观察21人,现有395人正在接受隔离医学观察。

财报称,新东方营销费用增长主要是因为增加了客服和市场营销人员,目的是在新冠疫情期间抓住市场机会,尤其是新东方在线的业务。新东方执行总裁杨志辉指出,未来公司将持续加强对成本费用的控制,谨慎地进行对OMO产品和纯线上平台的投入,从而平衡增长性和盈利性。

在这种大环境下,头部机构提高运营效率,即在通过低价课迅速扩大在线大班学生流量后,依靠服务、转化和续费等一系列流程,使用户形成留存和对线上的依赖,以拉低获客成本变得越发重要。

随着在线教育行业竞争加剧,海量“烧钱”广告投放已经成为这个行业的普遍现象,在2020年疫情暴发后,好未来、跟谁学、作业帮和猿辅导等在线教培头部企业均加大投放,这导致上述公司营收规模扩大的同时,普遍面临亏损。

孔令宝刚参加工作不久,承担全市财务人员会计电算化培训的某电脑公司为了感谢他,给了他一个信封,里面装着钱。“打开一看,500块钱,相当于我一个半月工资。”“也没人注意,我就认为这没什么,大家也许都在收这些小恩小惠。”经过一段时间思想斗争,孔令宝选择“随波逐流”。

韩某某是装修工人,通过给孔令宝及其父母家装修时结识,后经常帮助孔家干些杂活。2017年6月,韩某某向孔令宝提出想在恒山区包点小工程,孔令宝便协调将恒山区政府车库防水工程、煤管局办公楼防水以及房顶彩钢瓦更换工程和区政府办公楼屋顶防水工程给韩某某施工,后安排恒山区保障办以竞争性谈判方式补办了招投标手续。

孔令宝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1998年大学毕业后进入鸡西市财政局工作。打开人生新篇章的他却并没系好职业生涯的第一粒扣子。

在上述策略的助力下,2021财年第二财季新东方课后辅导课程和备考课程的学生总人数同比增长10.4%达418.3万。

“现在在线教育那么兴旺,都是靠资本输血。每收一分钱,就要先花掉两块钱。”新东方董事会执行主席俞敏洪多次公开表达对在线大班模式的担忧。他曾提及,2020年资本向在线教育领域输入了近150亿美元,但在线教育的收入只有几百亿元人民币。

2016年10月,他主动约公司负责人李某某吃饭,席间以在哈尔滨市购买房产为由,向李某某“借”50万元。因为担心影响拨付工程款,李某某用水果箱装了50万元现金交给孔令宝。

相较之下,新东方的营收和净利润在2021财年第二季度迎来双增长,业绩亮眼。这主要得益于公司在营销方面的谨慎。

财报显示,该季度新东方在线上业务的营销投放虽然也有所增加,但相比竞品差距还比较明显。

作为教育股风向标,新东方最初以留学培训业务起家,2006年登陆纽交所,是国内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教育公司。经过27年发展,公司目前的业务主要涵盖K12课后辅导、海外及国内备考、成人语言培训、学前及中小学教育、在线教育等版块。

如今,随着国内教育行业迎来新格局,新东方也启动了新业务板块的整合优化。比如,2020年5月,新东方大学事业部成立,将整合新东方国内大学项目事业部、各培训学校国内考试部(包含所有学校英语学习部的成人业务)以及8所试点培训学校国外考试部的成人业务。

孔令宝写下的忏悔发人深思,令人警醒。

孔令宝利用手中权力,长期免费借用一个活动室打球。他嫌活动室条件简陋、年久失修,又舍不得自己花钱装修。要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想要进入恒山区开展业务的某公司主动请缨装修。

其实他们非常疲惫。马婷知道,医护人员现在的工作强度很高,她想给他们送去一些温暖和关爱。在领导的建议下,她设计了一个“购物送巧克力”的小活动。东西不多,代表着心意。她希望巧克力的甜能化解掉他们一部分救护劳累的苦。

2014年,哈尔滨市企业主吴某某在鸡西市施工某项目工程,为早点结算工程款,吴某某找到孔令宝。工程款很快拨付了,可吴某某却迟迟没有“表示”,孔令宝便以用车不方便为由,索要一辆价值近36万元的轿车,落在朋友名下。

半年后,孔令宝兴致勃勃地参观装修豪华、功能齐全的新球馆。运动区摆放有自动发球机、品牌台球桌;有淋浴区、茶艺区,摆放高档沙发、茶具、香炉、电视机等,娱乐区还设有麻将桌。

杨志辉介绍,在下个阶段,新东方将继续关注三个领域:一是继续扩大线下业务,目标增加约20%-25%的容量,包括开设新学习中心和扩大现有中心面积;二是加大投入,持续推进OMO发展,将OMO系统引入更多产品和业务当中;三是成本控制和减少组织支出,最大程度降低疫情影响。

能够在逆境中维持扩张,主要得益于新东方强大的财务支撑和长久积累的课程能力。财报显示,截至2021财年第二季度末,新东方的递延收入余额约为19.8亿美元,同比增加26.5%。递延收入余额是从学生注册时收取的课程现金,在授课时被按比例确认为收入。

医护人员把宏图大道加油站当成生活放松点,附近居民则把它当成便民服务站。

截至2020年11月30日,新东方旗下学校及学习中心总数达1518家,与上年同期相比净增214家,与上季度相比净增46家。杨志辉在财报电话会上介绍,新东方已在大多数现有城市实现了OMO,同时秋季学期在20个周围新开拓的卫星城市推行了OMO在线课程。本季度,新东方投入了5400万美元改善和维护OMO教育生态系统。

2017年6月,孔令宝到哈尔滨参会,以“出行不方便”为由向某米业公司老板卢某某索要新款丰田牌埃尔法商务车一辆。价值119.7万元的车到手后,孔令宝又向卢某某提出再给5万元的加油卡,卢某某不得不一并奉上。

这个行业正步入“谁差钱谁出局”的紧张局面。同时,这个行业的竞争,早已不仅仅是单一要素的比拼,更考验团队的教研能力、内容质量、组织能力、服务能力和市场应变能力等综合能力。对教育公司来说,除了在资本层面进行PK,获客后的留存、续费、复购和拉新等效率指标的比拼同样关键。

据办案人员介绍,孔令宝受贿“只要你敢给,我就敢要。大额贿赂来者不拒,小额贿赂也从不嫌弃。”在任恒山区区长、区委书记期间,小到一条围巾、一件衬衫,他都一一笑纳。

据办案人员介绍,在疫情防控指挥部指挥期间,孔令宝“晚上临睡前在黄色网站充值、购买、观看黄色视频,满足自己的低俗生活趣味。第二天上班心不在焉、萎靡不振,严重影响疫情防控指挥工作。”

马婷一口允诺。她建了一个微信群,大家在群里提购物需求,她线下安排员工把物品送到门口,大家自己取物。“都是一些米面油以及酸奶、薯片等小零食,其实并不赚钱,但这个困难时刻,我们没有理由不满足。”

随着职位升迁,送礼的人越来越多。在鸡西市财政局任科长期间,孔令宝负责全市100多个单位的预算经费。每到年节,个别单位会安排财务人员拿着礼金来“拜访”,请孔令宝在拨经费方面予以关照,虽然金额不大,但让孔令宝尝到了权力变现带来的甜头。

这主要得益于公司在面对疫情冲击时的成功改革与转型。过去半年多,在疫情对线下及海外业务带来较大冲击的背景下,新东方快速完成线下业务向线上转型,加码OMO战略,同时集中发展市场广阔的K12业务。如今这些策略已初显成效。

对此,新东方的策略之一是在OMO产品中引入更多针对K12业务的在线培训和测试类课程,作为公司线下中心教学内容等的补充。通过提供补充性的、低成本的在线试验课程,其OMO系统帮助公司吸引了新客户,节省了教室租金,提高了利润率,并在低成本下取得了较高的学生留存比率。

报告期内,新东方的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同比增长23.9%至1.34亿美元。相较而言,过去三个季度,好未来的销售和营销费用持续递增:截至2020年5月31日的2021财年第一季度,好未来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2.2亿美元,第二季度为3.8亿美元,第三季度则为4.2亿美元。

封城以来,附近的两家小商店也关门了。马婷管理的宏图大道加油站,成了这个防控风暴中心唯一的“生命方舟”。几步之遥的睿柏•云酒店里的援鄂医疗队、几十米远的金银潭医院医护人员,都把加油站当成了忙碌救护工作之外触达便利生活的驿站。

2月18日,一个住在保利•公园家的客户发来了求援:“家里东西吃完了,也不能出去,可以帮忙把东西放在小区门口吗?”

马婷把群里的对话截图给记者看,都是点赞的表情包和感谢老板之类的话。马婷在群里回复说:“微薄之力,希望大家记得中国石油。”她解释道:“我要给他们加深咱的品牌印象,让大家记得中国石油。”

孔令宝坐车讲究“场景”。在鸡西市,根据不同需要备有轿车、越野车、商务车。公务出行要坐迈腾、个人出行要坐奥迪、家庭出行要坐商务、下雪路滑要坐越野。截至案发,孔令宝控制、使用的车辆共6辆,修车费用均由公款处理,加油卡均向他人索要。

索拿卡要肆无忌惮 大小通吃来者不拒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国内线下教培行业面临考验,而在线教育的重要性和需求再次凸显。老牌线下教培机构新东方和好未来,均尝试将业务转到线上,发力线上线下融合OMO(Online Merge Offline)模式。

近日,美股上市教育公司新东方公布的2021财年第2季度财报显示,公司营收和净利润迎来双增长:2021财年Q2收入达8.88亿美元,同比增长13.1%;该季度净利润为5390万美元,同比增长0.9%。业绩相比2020财年有明显回暖。

比如,2021财年第三季度(截至2020年11月30日的季度),好未来从上季度的净利润1960万美元转为净亏损4360万美元;跟谁学2020年Q3净亏损高达9.3亿元,相比2019年同期净利润190万元,亏损额增幅巨大;2020年Q3,归属于网易有道普通股东的净亏损为8.78亿元,2019年同期为2.42亿元,创上市以来最高单季亏损额。

“孔令宝经常利用手中权力索拿卡要,在工作中特别注意大额资金的拨付审批,只要是没求到他的大额拨款,能不签就不签,能拖就拖。”办案人员介绍。

近几年,以学科培训为主的K12业务成为新东方业绩增长的主要引擎,收入占比不断提升,至2019财年已占到其营收的65%左右。同时,公司K12 阶段的报名人数占到其总报名人数的近九成,是2015财年的近4倍。

作风跋扈搞一言堂 独断专横胡乱决策

对此,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文章中,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点名批评线上培训机构广告投放过度的行为,认为线上培训机构普遍通过融资进行资本运营,过于逐利。教育部门或将强化对在线教培市场的管控,其中广告投放是监管层关注的要点。

K12依然是收入增长主力

2020年2月,孔令宝因发表不当言论,被免去书记职务,鸡西市纪委监委对孔令宝立案调查。2020年4月,孔令宝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审查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2020年8月,孔令宝被开除公职,2020年10月,被开除党籍。2020年11月19日,孔令宝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追缴受贿所得上交国库。

近两年来,中国教育行业的需求高涨,新东方依靠长久以来树立的品牌形象,遍布全国的学校网点,在疫情冲击和愈发激烈的竞争中依然保持快速增长,本季度依然维持其强大的盈利能力。

为了进一步发展线上业务,在截至8月31日的2021财年第一季度,新东方曾投资3900万美元以改善和维护其OMO集成教育生态系统。同时向纯在线教育平台新东方在线koolearn投入了内容开发、教师招聘和培训、销售和营销等更多资源。今年部分城市的疫情出现反复,新东方迅速通过OMO系统将其线下课程转为在线小班。

没有堵车,没有红灯,十几分钟后,车驶达宏图大道加油站。一个裹得跟粽子一样的小个子女员工向我们走来,她就是站经理马婷。

“钱是个好东西,对于自制力差、有贪念的、丧失理想信念,追求浮华生活的党员干部却是致命的东西”,身陷囹圄的孔令宝认识到,贪欲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他在忏悔书里写道,“我后悔呀,我恨呀,恨我不知足,恨我没有把握好,才会有今天的结局,我正值壮年之际,正值韶华之际,却要在狱中虚度光阴。”

孔令宝抽烟讲究“派头”,只抽“云烟·印象”,理由是比中华烟贵,市面上少见,符合他作为地方主官的身份。办案人员介绍,孔令宝经常在桌上摆着一盒“云烟·印象”,用来“引导”送礼人。

三个防水工程结算金额合计为79万多元。按照《中共恒山区委“三重一大”事项决策实施细则(试行)》的规定,政府性投资超过50万元以上基础设施工程建设项目,应当由建设局、棚改办、财政局提出初步方案,经区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后报请区委常委会决定。

过去一年,随着国内各家在线教育机构争相增加营销投放,行业获客成本进一步攀升。

又一天,副经理杨希当班。一位安徽援鄂医疗的胡医生进店问有没有挂钩。杨希说,我们店里没有卖的,您要不嫌弃,店里有两只用过的送您。胡医生连连道谢:“可以可以。”尽管戴着口罩,但杨希和站里的员工还是能感受到他透过空气带着温度的笑意。

孔令宝,男,1975年11月出生,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委原书记,曾任鸡西市财政局副局长,市政府办党组书记、主任,恒山区委副书记、政府区长,恒山区委书记。孔令宝31岁当上副科长后,用6年时间就成长为正处级干部,几年后一跃成为主政一个区的“一把手”。

当一把手变成“一霸手”,群言堂变成“一言堂”,领导干部就会走上违纪违法的“快车道”。剖析孔令宝案可以看到,他不顾党性原则和组织纪律,个人决定重大事项,听不进不同意见,背后打的是谋求个人私利的小算盘。

由于孔令宝对疫情防控工作不重视、不负责,恒山区确诊病例达到24人,占全市确诊病例的52.17%,成为疫情重灾区。孔令宝也成为黑龙江省第一个因抗疫不力被立案调查的党政主要领导干部。

相比部分没有强大财务支撑的小玩家,新东方的这些优势不仅让其在行业洗牌时期能维持扩张速度,还让其有能力在激烈的暑期大战中保持出击姿态。这些都意味着公司有机会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1月25日,黑龙江启动疫情防控一级响应预案。孔令宝接到通知后,不情愿地回到鸡西。到此时,孔令宝还是觉得疫情离鸡西很远,离恒山更远。他在疫情工作会议中总结发言说:“疫情没那么严重,大家该干啥干啥,该休息休息。”

两个月后,李某某找孔令宝结算拖欠的工程款,孔令宝以找不到房屋装修公司为名,让李某某装修其在哈尔滨的房屋。李某某再次支付了71.2万元的装修费。李某某收到工程款后,还给孔令宝先后送了102万人民币、30万美元。

事实上,从2015财年以来,新东方就一直在努力控制经营费用,目前控本增效效果明显。本季度新东方继续把销售费用率控制在15%的合理水平,因此保持了不错的盈利能力。

这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真诚用心的服务,会让曾经的陌生渐渐变得熟悉,甚至是反哺。

担任市政府办党组书记、主任后,孔令宝深感“这个职位没实权”,他挖空心思琢磨生财之道。

受海外疫情及旅游限制的持续影响,该季度新东方出国考试业务同比下降29%,留学咨询和游学业务合计同比上升6%。

抽名烟喝好酒坐豪车 生活追求奢靡享乐

结算工程款时,因金额超过50万元,相关负责人请示孔令宝是否上报区常委会研究决定,孔令宝十分不高兴:“政府的事我说了算,上什么会?”为了规避集体决策,孔令宝安排分两笔支付工程款。